起步价涨到13元的话
2020-11-19 07:2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王女士在出租行业里也做了差不多20年,一直是单班司机的她,因为经常有客户包车,收入比起街边扫活儿的司机多少要高一点。“我是单班司机,干活的时间肯定比双班要少,一天差不多15个活儿吧,起步价加3块钱,每天就多赚45元,一个月下来除去给自己放假的日子,差不多多赚1000块钱左右,也就这样了。关键份儿钱能不能降一点?”

“为什么不能增加出租车呢?每周尾号限行一天,每天差不多有100万车主需要选择其他出行方式,地铁拥挤,公交车怕堵,打车又打不到。”家住亦庄却在国贸附近上班的市民郑小姐,对打车难很有感触。

的姐王女士一直使用着叫车电话,但通过叫车电话传过来的活儿她却不怎么喜欢“抢应”。“现在的叫车电话需要额外付3元钱,2块钱是服务费,1块钱是我们的,但我去接这个客人的过程中,首先不知道人家是什么状态,是在楼上还是在路边,是带着一大堆行李还是只背着小包,我们空驶、等待的成本可远远超出这1元钱,除非是活儿好,比如从南四环奔机场,任谁都愿意拉。”王女士说,收费了服务就得靠谱,同时也要提高司机的分成,如果司机为了迎合叫车电话而做赔本生意,那估计叫车电话还是热不起来。

实际上,叫车电话并不是所有出租车上都会启用,叫车电话通常是通过车内安装的一部gps仪器,将叫车人的信息传载至车内并播报,通常呼叫中心会根据叫车人所在位置,对周边两公里以内的司机进行呼叫,提示司机“抢应”。如果司机愿意接这趟活儿,他就会联系叫车人。

“如果能适当再从企业柔性成本支出中让利,降低份儿钱,自然我们是高兴的。”老出租车司机邢师傅表示,作为双班司机,他目前每月收入在4000元到5000元之间,每两天至少工作18小时。

作为乘客的李女士,家住国美第一城,每天到大望路华贸中心上班的她经常需要打车。“一般不堵车的情况下,从家到公司基本就是22元到25元,有时候堵车30元。如果涨价了的话,每次打车的费用不堵车就接近30元了,堵车那就35元甚至40元了。按照频率计算,每个月至少有15天是打车往返于单位和公司之间,一天两次的话就是30次,打车的成本估计涨了200元左右吧。”

提起叫车电话,年逾七旬的王大爷赞赏有加,王大爷住在北二环,却时常要去中日友好医院开药、治疗,总让儿女接送也不是个办法,于是他和老伴儿想到了打车到医院,但路上总等不到车的情况,让老两口很是着急。通过拨打96103,王大爷先后三次预约到了出租车。

增加出租车司机收入只能靠涨价吗?企业降低“份儿钱”不行吗?这是众多网友们质疑的焦点之一。那么,传说中的“份儿钱”到底用在了哪里,其构成又是什么呢?企业真的如民间传说那般,是出租车背后的“吸金王”吗?

“我不赞成加车。”的哥邢师傅告诉记者:“现在是严重不平衡,早晚高峰堵在路上,很多人打不到车,平峰时我们的空驶率却很高,又拉不到客人了。不是数量的问题。”打车难,其实是难在了双向信息沟通难和行路难上,难在了出租车运营的低效率上。住房城乡建设部城市交通工程技术中心副主任马林表示,不能让出租车空着满街乱跑,管理机制要从根本上改。盲目扩大出租车数量,并不能解决打车难的问题,反而会给出租车司机经营带来负面影响,给减少排放、污染和解决拥堵等增加负效应。本报记者 孟环

其实,“车少”并非症结关键。据了解,目前本市交通出行结构中,出租车日均运送190万人次,占总出行量的6.9%,出租车里程利用率为68%,供需处于整体紧平衡状态。《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》规定了城市拥有出租车数量的底线,北京这类的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0辆车。以此标准,北京常住人口约2190万人,出租车需求为4万辆左右,少于实际的6.6万辆。

一些乘客表示,如今,一些叫车软件很是火爆,下载量都居高不下,相比叫车电话,移动应用是否更便捷,最起码不必通过人工呼叫中心转接,或许可以节省一些人工成本。 本报记者 轩燕龙

韩师傅兄弟俩在出租车行业里干了快15年了,当初进入这行是因为收入比较稳定,但现在每月三四千元的进项已经实在和劳动强度无法成正比。“起步价涨到13元的话,我是双班,一个月干15天,平均一天拉差不多20个活儿,一天就能多挣60块。每公里的钱涨到2块1的话没什么意义,2块6还可能有些赚头,因为长距离的活儿不多,扣掉起步的3公里,一个10公里以上的活儿才能看到每公里涨价带来的甜头,可每天这20个活儿里,平均也就三四个是在10公里以上的。再有就是起步价涨了,燃油附加费别取消了,要不然这价等于没涨。里外里一算一个月差不多多赚1000块钱吧。”

根据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的数据,目前,本市出租车总数为6.6万辆,自1993年以来未再投放新运力,万人出租车拥有率从2000年到2012年由48降为32。然而,过去5年,城市人口净增超过400万人,达到2190万人,城市人口提前10年突破《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(2004—2020)》控制目标——2020年,北京市总人口规模规划控制在1800万人左右,出行量骤增到每日5792万人次。其中,4531万人次选择在六环内出行,出租车被迫扛起“公共交通”的一部分责任。在每日的出行人次中,出租车承担了其中大约6.6%的出行需求。从目前本市客运市场来看,部分繁华路段和地区、工作日早晚高峰、休息日或节假日午晚餐时间段、特殊天气时,都出现了打车难现象。

据了解,以目前行业规定的单班承包金5175元/月为例,其中,驾驶员社保费用、岗位补贴、燃油补贴、三费(教育经费、工会经费、福利费)及车辆保险、车船使用税、车辆折旧费、税金及附加等8项内容合计3422元/车/月,占5175元承包金的66%,属于刚性成本支出。企业管理费、财务费、维修费等内容合计1396元/车/月,占承包金的27%,属于柔性成本支出。剩余的356元/车/月,是企业营业利润,税前利润约7%。

胡女士的经历恰恰与王大爷相反,住在东三环华腾园的她,经常要打车出门。“去年年底我用了一次电话叫车,准备去北京西站接人,结果电话打过去半天也没人回应,最后是找了一辆黑车去的。上个月还打了一次叫车电话,这次倒是有人回应,可半路人家司机突然说有事儿来不了了,也不知道人家是真有事儿还是遇到比我更好的活儿了。就算我想投诉,司机的车号什么的我都不知道,怎么投诉?”

出租车调价的消息自“两会”之后便不胫而走,的哥的姐们对调价的事情也是期盼已久,毕竟上次调价已经要追溯到7年之前了。按照此前的传言,出租车起步价拟上调至13元,10公里以内每公里2.1元至2.6元不等,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出租车司机和乘客们的反应各不相同。

据交通部门每日监测,今年3月,出租车全天平均运营车辆在5.7万辆以上。以3月28日为例,全天运营车辆为5.92万辆。虽然出勤率不低,但本市出租车每公里运行效率仅0.78人次,甚至低于私家车的1.2人次。平均每辆出租车每天大约运行400公里,空驶率达到30%至40%。平均每小时行驶车辆峰值为4.95万辆,出现在上午10时到11时,而不是出行需求最大的早晚高峰。

资料显示,目前本市单班出租车司机的承包金每月约5175元,双班车约每月8280元;净承包金为3334元,双班车为4806元。本市出租车近5成为双班运营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ghqyyw.com福建省长乐市碧观关电子制品有限公司 - www.zghqyyw.com版权所有